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刘伯温资料大全 > 正文
天官赐福同人“有一个人说要牵着我的手过一辈子!”
作者:admin 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9-06-10

  在一片漆黑的笼罩下,那人侧身而立,低着头,面容被肩膀上垂下的发遮掩住,只露出了一只半闭着的眼睛。腰间的弯刀没了锋芒,周身熠熠的银光也黯淡下去,没有风,赤色衣摆却不时扬起。他脸上的眼罩不知所踪, 红色的异瞳在黑夜中更加突兀。

  鬓边的一条极细的辫子有些散乱,辩尾处的那颗珊瑚珠子慢慢滑落,坠到地上,滚到那人脚边。 他眼底的湿润再也盛不住,漫出眼眶,流不出泪,便只剩血。血珠落下,在地上绽出了一朵小小的血花,转瞬即逝。

  那人微微撇过头,带动发丝无声飞舞。他脸上满是血迹,却弯起嘴角,眼底款款柔情。谢怜愣了愣,往前一步伸出一只手,企图抓住那抹温柔。

  那人面对着他,异瞳里光辉闪烁,在无边的夜里,周围死寂一般,唯有他眼里的一点还未熄灭的星火亮着,然而只要这一点,就足够照亮整个世界。

  他刚说完这一句,谢怜就跑到他跟前抱住他,可是那人已化作无数银蝶随星尘远去,只留下地上那一颗小珠子。谢怜抱住他了,赶在最后一刻,又抱不住他了,只剩下寥寥银蝶。

  “三郎!三郎....”任他怎么呼喊,都再得不到回应。他捡起那颗珊瑚珠,小心的捧在手心,好像捧了吉光片羽,无价之宝。

  漫长的黑夜里,只有他一个人了,他坐在地有点冷,但是没人从背后给他披上一件衣服,他抱住自己,把若邪缠到了脖子上。他看着那颗透亮的珊瑚珠,里面阿,全是那人的身影。从珠子里投射出来,映到谢怜眼里,烙进谢怜心底。

  时间过得好慢,太久了,久到谢怜自己也记 不清等了那人多少年,只知道那人离开的时候,正是玉兰开放的季节,如今已不知枯败了几轮。

  所有人都挺好的,新仙京在灵文的调转下秩序井然,又有一批新的神官飞升, 资质都还不错:风信和慕情还是会经常吵架,只不过不会再动手开打了;裴茗还是老样子,纵横情场又不务正业;梅念卿在铜炉山陪着君吾,不问尘世,倒也自在;师青玄成为了丐帮帮主,现在丐帮在皇城的名气已经不小了,天眼开一群人这段日子好久没来菩荠观了,大概又到哪去捉鬼了吧....

  其实也没什么,只是少了一句嘘寒问暖,只是少了一张待临摹的字帖,只是少了一副碗筷和一盏良宵; 只是后来,少了那升起三千长明灯,少了千灯观的彻夜长谈,少了一个熟悉的胸膛。六合网页挂牌,只是少了一个眉眼如画的少年。

  玉兰又开了,你怎么还不回来?鬼市的鬼都在问你去哪了,你身为城主,不回来给个交代吗?我记得你说过要成亲的吧,喜服我都准备好了,可是你怎么不见了?

  一个小姑娘提着花篮走到谢怜身后,奇怪道:“你怎么每天都来这里?既不采花也不赏花,傻站着干嘛?”

  谢怜抬头,头顶玉兰茂盛,花香馥郁。他看到他了,在碧空如洗的长天里,谢怜笑了:“三郎....”他闭眼,又看到他了,在只属于自己的回忆里。

  有一个人,他说要牵着我的手一直走下去。“哥哥?哥哥?”花城摇着谢怜的肩,着急叫道。

  他猛然睁眼,大口喘着气,恍神了许久才缓 过来。花城擦去他额上的冷汗,一下一下顺着他的背。

  谢怜环住花城的脖子,不断用力的抱住他,好像一松手,怀里的人就再也回不来了。他

  花城知道他害怕,轻轻拍着他的背,小声安慰道: “哥哥,没事的,我在,我在。”

  这么哄了半晌,谢怜的手才稍稍松开了些。花城将他重新抱在怀里,才看到谢怜的脸上不知何时已经布满泪痕,眼睛红润的不行。他心疼的拭去谢怜脸上的泪,却被谢怜一把抓住手腕。

  “三郎,不要走....”谢怜直勾勾的看着他,可怜无助的眼神分毫不敢移开。

  花城俯身吻去他眼角又要流下的泪水,在他耳边道: “我不走,哥哥,我要一直陪着你,永远都不走。”

  温热的气息打在皮肤上,让谢怜安心了许多,他往花城怀里靠了靠,蜷成一团窝在花城怀里。

  谢怜很是喜欢这种简单又精致的小木盒,拿起来看了看,问道:“三郎,这是什么?”花城挑挑眉:“哥哥不妨打开看看。”

  谢怜依言打开, 里面是两个用檀木雕刻的小人偶,栩栩如生,逼真动人。一个人偶背后背着一个斗笠,手上缠着一条长长的白绫,它身旁还有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小男孩, 两个人手牵手,指尖红线缠绕,相视而笑。谢怜拿起两个人偶,细细摩挲着:“三郎, 谢谢。”